• 
    
  • <i id="xgimz"></i>

    三十而已等热播剧公开手机号致号主被骚扰 法院认定侵犯隐私

    屡上热搜的电视剧《三十而已》在上个月剧终,与剧情同样引发热议的是,因与剧中人物手机号相同,现实中手机号的机主连续几天被数百通电话骚扰。

    近日,有同样遭遇的黄某起诉剧作方的案件宣判。据北京互联网法院官方消息,法院认定涉案手机号码被涉案网剧不当披露,构成对黄某隐私权的侵害。同时,被告两制作公司赔偿黄某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和律师费1000元。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类似案件早有先例,且与本案判决结果一致。法院均认为,剧作方对剧中所使用的手机号码未尽相应的注意义务,对可能存在的侵权风险持放任态度,主观上存在过错。

    先例:影视公司被判赔偿3.5万元

    “请问你是陈屿吗?“”请问你这里还有比卡丘吗?”在《三十而已》热播期间,广东佛山的陆先生总会接到一些类似的短信和电话。

    据南都此前报道,没听过这部热播剧的陆先生随后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手机号码出现在了《三十而已》的画面中,被观众误以为是剧中人物陈屿的号码。《三十而已》在超前点播中剧终时,陆先生接收到的来自全国各地的陌生来电有数百个。

    据了解,被骚扰的手机号码是陆先生因工作需要在今年5月买入的上海电信号,日常只用于联系客户,很少有人知道。 “我希望他们能删掉那个镜头并且道歉。”陆先生之前向南都表示,此事已对他的生活造成很大困扰,影响了工作,希望剧组能给予相对应的赔偿。

    无独有偶,从去年11月5日开始,黄某也遇到了同样的遭遇。在某网络热播剧播出期间,因其实名认证的手机号出现在剧中第八集,黄某便不断收到骚扰电话和微信好友验证通知。

    黄某称,彼时其正处于学习、工作相对繁忙的毕业前夕,短期内却受到多人较高频次的电话和微信侵扰,对生活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黄某还表示,制作方处理了授权网站的播出画面后,仍能收到陌生网友的微信打扰。随后,以侵害其隐私权为由,黄某将该网剧的两家制作公司诉至法院。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同样的案例还发生在2018年。当时,电视剧《爱情进化论》的剧情中出现了市民张某的真实手机号码,导致张某不断收到骚扰电话和短信。随后,张某将电视剧出品方新丽公司和爱奇艺公司诉至法院。2019年年初,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最终判决新丽公司向张某赔偿3.5万元。

    法院:被诉行为构成隐私权侵害

    在类似案件中,如何判断当事人的隐私权是否被侵害?

    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在明年1月1日即将实施的民法典中,将私人生活安宁纳入隐私权制度保护。 

    法院认为,涉案网剧制作方在黄某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涉案手机号码用于剧中角色并公开在网络上,可能导致广大网民通过电话、社交应用软件等方式侵扰黄某,将黄某置于被侵扰的危险中,无论是否有陌生网民实际打扰,已违背了黄某不希望私人生活遭受他人侵扰的意愿,涉及侵害其私生活领域内应有的安宁状态。

    而且实际上,黄某在该号码公开后就接连收到多个陌生来电和微信好友申请,其生活确实受到负面影响。另外,制作方处理了授权网站的播出画面后,黄某仍有收到陌生网民的微信打扰,可见还存在被继续侵扰的潜在风险。

    法院认为,上述侵扰情形,显然已超出黄某应当容忍的限度,破坏了黄某的安宁状态。

    除以上加害行为和损害后果,判断黄某隐私权是否被侵犯,还应根据侵权责任构成的其他要件——因果关系。被告的一家制作公司辩称,黄某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网剧中出现手机号码与其隐私被侵害有关,更不能证明该行为扰乱其正常生活。

    法院则判定,被诉行为与黄某遭受的损害后果间存在客观的因果关系。无论是黄某安宁状态明显存在被侵扰的风险,还是实际受到的网民侵扰,均是由于涉案网剧公开了涉案手机号码,且该号码被设定为剧中角色所有,激发了观剧网民的好奇心理所致。

    制作公司和平台承担何等责任?

    对于侵犯隐私权的控诉,被告的一家制作公司辩称,涉案手机号码是在拍摄期间由剧组授权工作人员购买,并由剧组合法使用。

    而且,2019年11月8日,在发现该剧第八集中出现了手机号码后,该公司立即对相关画面进行了模糊处理,并于2019年11月10日将处理后的视频资料传予视频平台方,在当日完成替换,主观上无过失。

    对此,法院则认为,制作方在涉案网剧中使用涉案手机号码,未采取任何风险防范措施。虽然被告公司主张拍摄时委托剧组人员购买了涉案手机号码,属于有权使用,但并无确实证据证明,黄某亦不予认可,法院对此不予确认。

    此外,法院还认为,即便如该公司所言,制作方作为专业的影视剧制作单位,其有能力理解并判断一部影视剧从制作到播出的正常周期,然而从黄某现持有涉案手机号码的情况可知,该公司所称合法使用的期间明显短于涉案影片制作与播出的正常周期。

    总体而言,法院认为,对于涉案手机号码被涉案网剧不当披露,制作方存在主观过错。同样的,在张某起诉新丽公司和爱奇艺公司一案中,北京海淀法院判定,即便新丽公司对此不存在主观恶意,其放任行为至少表现出一定的主观过失。

    那么,电视剧的播放平台是否也存在过错呢?在本案中,黄某未起诉相关播出平台。在张某起诉新丽公司和爱奇艺公司一案中,法院则指出,爱奇艺公司在收到起诉材料后对相关剧集进行排查并确认涉案画面已被删除,履行了相关义务。爱奇艺公司对于爱奇艺网站播放的具体内容是否构成侵权不具有事先审核的法定义务。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97高清国语自产拍,高清一本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