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 id="xgimz"></i>

    高中生被指“奸杀”获刑,十年后疑似真凶现身

    湖南省高院就本案作出了4份内部报告,多倾向于认为客观证据缺失,先后建议过重审、再审。

    2017年2月28日,湖南省高院在一份内部报告中透露“原办案单位负责人不同意启动再审”。

    从被害人体内提取到的精斑,不能证明是两人所留;被害人胸罩上一处混合型血迹中包含另一未知男性的基因,但未知男性并非刘浒,也非谢伟。

    公诉人回复称,“作案”用的木棒为警方在案发现场附近提取到的“类似物”——并非原物。

    少年时期的刘浒(右)和他的母亲。 (受访者供图/图)

    漫长的申诉似乎没有尽头。

    谢国东为儿子奔波了10年,从一开始不相信儿子的清白,到发现关键证据誓为儿子洗冤,再到获得湖南省高院启动申诉复查的消息,这位父亲曾经看到过希望。

    10年已过,希望之光逐渐暗淡,曾鼓励他要坚持住的法官也不再接听他的电话。

    有时候,谢国东觉得一切都是徒劳,但不敢放弃。

    儿子谢伟已经失去自由11年,他入狱后一直不肯悔罪,拒绝减刑,喊冤至今。

    2009年,湖南省冷水江市发生一起奸杀案,正在读高二的谢伟被指为作案者,时年17岁,一起被警方带走的还有他的同学刘浒,法院最终以强奸罪判处两人无期徒刑。

    案卷材料显示,法院定罪的主要依据是两人口供,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强奸行为发生过。

    两对父母开始申诉,发现了此前没见过的鉴定报告:从被害人体内提取到的精斑,不能证明是两人所留;被害人胸罩上一处混合型血迹中包含另一未知男性的基因,但这一未知男性并非刘浒,也非谢伟。

    书面证据意味着,不能排除第三人作案的可能,但它们都没有出现在证据清单中。

    实际上,湖南省高院内部对此案也存在不同意见。南方周末获得的资料显示,从2010年12月至2017年3月,湖南省高院就本案作出了二审审理报告、复查审理报告、合议庭复查评议报告和申诉初查报告。上述报告多倾向于认为客观证据缺失,先后建议过重审、再审,但都不了了之。

    “可能的第三人”已于2019年3月归案。2020年1月,湖南省高院公开表示正对“刘浒、谢伟强奸案”进行申诉复查,截至目前尚无进一步消息。

    一个电话改变侦查方向

    谢伟在家里的房间至今仍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面积不到10平方米的卧室,三面墙一面窗,窗户对着街道,床摆在卧室正中,床头上贴着当年流行的偶像海报。

    2009年8月27日晚上11点左右,谢伟被冷水江警察带走,当时他正在房间里背英语。

    两天前,谢伟居住的冷水江制碱厂生活区发生了一起命案。冷水江是娄底市代管的县级市,娄底市检察院起诉书显示,2009年8月25日晚上,住在制碱厂生活一区的女教师刘云遭遇不测,当晚10时许,其子发现她倒在11栋楼顶的水塔旁时,刘云头发凌乱,口鼻出血,上半身赤裸,内衣被丢在一边。

    刘云之子见状便打电话给父亲,一起将母亲送至冷水江人民医院抢救。

    “我发现她的呼吸已经非常弱了,低于每分钟10次……最后那名女性病人还是没抢救过来。”接诊的外科医生接受警方询问时称,41岁的刘云于当晚死亡。

    鉴定显示,刘云系生前被钝器及拳头击打头部、面部,造成头皮广泛性淤血,同时因为“手堵嘴压迫呼吸道,造成窒息”,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案发当晚,冷水江警方连夜开展侦查。最初的怀疑对象是刘云的丈夫,但两天之后,一个举报电话改变了侦查方向。

    住在与制碱厂11栋仅有一路之隔的14栋楼居民刘志斌向警方提供线索,称案发当晚7点30分至7点40分之间,他和妻子下楼时,看到两个年轻人正从14栋5层和6层之间的楼梯往上走,“感觉其中一个是刘肃洞的儿子(刘浒)”,语气并不肯定。

    很快,刘浒和谢伟被确定为犯罪嫌疑人。法院判决后,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97高清国语自产拍,高清一本视频在线观看